• 月瑶离天完结现言字数0五百年暗自欢喜,五百年夫妻相伴,她钟情了那人千年,只换来满身伤痕与痛楚。以至于她最终也不愿怀念。她问他,可曾爱过?他毫无犹疑:不曾,一刻都不曾。……既如此,她只愿同他死生不相见……立即阅读微信阅读

试读章节目录

“吱呀。”一声

门被推开,又立马关上。

月瑶顿了顿,睁开眼,回头入眸的却是一张让她有些意外的脸。

“你来此作甚?”

月瑶有些费力的挪了挪身子,刻意让自己尽量坐的笔直。

“我自是来看你,月姐姐。”

青鸢缓步走到月瑶的床边,脸上仍旧是一股挑衅的笑意。

“滚出去,我没有闲心与你做戏!”

月瑶靠着床侧,闭着眼睛,她不愿瞧见青鸢这张嘴脸,更是不愿和这个诡计多端的女人再多说半个字!

“这不是听闻月姐姐妖魂碎裂,青鸢心系你的身子,便过来瞧瞧你。”

月瑶闻言身子一颤,犹疑的看向青鸢。

妖魂碎裂的事,她是如何知道的?!

“话说青鸢知晓这件事时,当真为月姐姐不值,你说九尾狐族向来生命源长,怎么到了月姐姐这一脉,偏生就成了短命鬼?”

青鸢冷嘲热讽的话,字字刺耳,而她脸上的笑意,更是让人恨不得撕烂了她的脸!

若月瑶还是千年前张扬恣意的月瑶,她定会如此做。

可现在,她连离天都要放弃了,不过是青鸢的几句难听话,怎的就忍不下去?。

她唯一不解又难过的是,魂体碎裂,即将身陨的事,终究是没能瞒住!

她不过是想安静的解脱罢了。

可到了最后,连这似乎都成了奢望。

“月姐姐,你说是否是你所做之事大多穷凶极恶,以至连天道都容你不得?”

月瑶毫无波澜,只是隐忍着头中传来的剧痛。

青鸢见月瑶毫无反应,心中更是不甘。

她俯身凑到月瑶眼前,面部神情更加让人生厌:“月瑶,你可想知道阿离哥哥知晓你即将身陨是何反应?”

月瑶闻言顿住,一股酸涩的感受从心头划过。

她怎会不想知道?

从她知晓自己命不久矣之时,便开始揣测离天若是知晓她妖魂碎裂会是何种反应。

可是后来,她却不想也不愿知道了。

因为她清楚,那个她爱了千年的男人,心中怕是巴不得她去死。

因为她清楚,那个同她同床共枕五百年的男人,对她断不会有任何的心疼。

“我一点都不想知道,青鸢姑娘,离天,我不要了,你若是喜欢便拿去,不过现在,还请你滚出去。”

“这般急着赶我走是何故啊?倒不如月姐姐先瞧瞧这个?”

青鸢不满月瑶落到突如今地步,却还是这幅颐指气使的模样,便将一直掐在手中的信纸,扔在了月瑶面前。

月瑶低眸看向那张信纸,当和离书三个大字刺入眼中之时,月瑶只觉得原本坚硬的心,依旧是毫无征兆的一颤。

而那右边赫然在列的离天二字,则如同一柄剑,重重的刺穿了她的心。

“阿离哥哥知晓你妖魂碎裂,病无可医,便让人拟了这份和离书,同你断个干净,若不然你这一身死气,染到他身上,可该如何。”

...

阅读全文

作者

新人报道,请多关照